//
you're reading...
Uncategorized

LIFESTYLE-FEMME HOMME (01)


【第三種男女生活方式

  這是一種減法,是一種減下來的數不知到哪兒去的減法,經過仔細覆核卻透露出一種「新單身者」的存在。早在1982年,法國進行全國人口統計,獲知從1975年以來同居的法國人人數增加了6%,這原沒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衹是在同一個時期,結婚成家的法國人人數下降了19%。問題是這13%的差額人數到哪兒去了?這些年齡超過25歲的法國人有13%既沒有結婚,也沒有同居,他們怎麼啦?難道跟愛神丘必特鬧上了彆扭,保持貞節,獨身主義,選擇冷冷清清過日子? 
 
  事實當然不會如此。這些成年男女既不結婚,也不同居;而是組成一種新型的單身集團,第三類單身,那是不結婚,不同居,而與一名固定的、忠誠的異性保持密切關係,同時依然生活在各自「小家庭」內的單身男子和女子。他們跟人數眾多的同居者不同,他們就是不願跟心上人組成一對,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他們是放單的戀人,在英國被稱為「分居共過」,在法國被稱為「半同居」,還有一個更形象化的字眼,叫Solo(原意是獨奏、獨唱)。 
 
  Solo的出現,使人類大發明的一夫一妻制又開了一個缺口。在法國,不管怎樣,對一夫一妻制從來沒有提出過異議。當然,兩性關係和婚姻制度不斷適應時代要求和社會風俗,每個階段都要增加一點彈性係數,但是一男一女一旦決定一起生活,那麼同桌而食、同枕共衾,總是一條亙古不易的真理,就像一加一等於二那樣沒人表示懷疑。但是現在出現了這些成年人,不顧自己的感情如何升溫,咬緊牙關要一個人過日子,使這條真理發生了動搖。現在三個成年人中有一個不跟異性一起過。那麼這會不會引起愛情危機?事實好像恰恰相反,這就是令人莫名其妙的地方。這是因為在現時代,要男女兩人成為一對的唯一理由是愛情,正是這點使大家遲遲不能下決心結合在一起。一位社會學家說:「從前戀愛卻沒法做愛,如今做愛卻無心戀愛。」
 
  這種兩人一起又形不成一對的生活,是有其經濟和感情上的原因的。學習年限延長,就業年齡推遲,一般青年願意住在父母家,還依靠父母的撫養。15──25歲年齡層的青年76%住在父母家。至於找到工作的幸運兒,他們忙於爬社會的階梯,還無心成家,免得到了晚上,在家庭餐桌前兩人相對草草吃一盆勃區第細麵條。這些年輕的成年人可以有一名愛情伴侶,但是愛情伴侶衹要佔用有限的時間和不多的空間就夠了。於是在婚姻與同居之後又慢慢出現了第三條道路──Solo。 
 
  西方青年把同居看作是結婚前的試驗期,現在又發明Solo,這成為同居的前奏,試婚中的試婚。 
 
  第二類Solo是年約45歲左右的中年人,他們是過來人,以前結過婚,或者同居過,然後又分手了。像法國俗語說:給熱水燙過的貓看到冷水也怕。今日要他們再一次分享兩人生活的樂趣,那些嘟嘟嚷嚷的早晨,拌嘴的晚上,到處都是鞋襪和空空如也的冰箱,需要有加倍的理由去說服他們。然而他們有時有一個固定的情人,真正所謂保持一定的距離,各人在各人的家裡過日子,要愛情定個時間。這類大齡單身份兩家居住,當然談不上是試婚或前奏,衹是充實生活的基本內容。 
 
  伴侶問題專家,《伴侶社會學》一書的作者讓-克洛德?卡夫曼說:「這是一種矛盾現象。一方面,結合的願望從來沒有像我們這個社會那麼強烈,那麼理想化;另一方面,渴望結合的人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苛求。作為這兩個矛盾的折衷就是大家不組成一對,而把結婚甚至同居推到愈遲愈好。」同居和結婚的候選人面對他(或她)的伴侶,行為愈來愈不像情人,而像消費者。他們兩人商量結合事宜,習慣於談判,討價還價,還要求保證試用。大家尋求兩人生活的好處,也不捨棄單身生活的優點,這樣就產生了分居伴侶關係。這是90年代的怪圈。伴侶關係成了一種制度,在這種制度下創造新的規則,樹立新的目標,制訂新的合約。現代人不能接受這些話:結成伴侶意味著失去對自己命運的駕馭;放棄一部分個人追求,也就是失去自己;在現在這個時代講究的是尋找自我。誰也不願失去什麼。 
 
  伴侶關係發生破裂,大部分原因是女性對舊關係有了異議。是她們跟急於作為人婦的前輩相反,她們表示不願意,要推遲,要拒絕。女人到了一定年齡,對確立伴侶關係有一定程度的害怕。如果參照讓-克洛德?卡夫曼提出並得到證實的這條規律來看,女人這樣做不是沒有道理的。一名單獨居住的單身女子在職業上成功的機會要比同居的女子多。 
 
  而同居的女子機會又比結婚的女子多。還可以從另一方面得到證實,從全體女性來說,女性結合的愈少,女性的職業地位也愈高。法國科學研究中心的社會學家和歷史學家娜迪納?勒福休,編了一則寓言來說明這個問題:「從前,一個女人要做麵包師,必須嫁給麵包師;如果嫁給了麵包師,也就跟著做女麵包師。而今天,不論做社會管理員或當護士,女人需要的衹是一張文憑,她不需要嫁人……」
 
  這才是問題的癥結。當代婚姻波折的起因是它不符合當今的經濟需要。當初為建立共同生產體而結合,今天要有了愛情才結合。這是好事,但也成了婚姻的一個弱點;男女雙方的結合很大程度上失去了長期以來的功能性基礎,而是愈來愈建立在情愛和性愛的基礎上,這樣帶強烈私人感情的基礎有時卻更加脆弱。 
 
  法國社會對它的成員有一個不成文的原則要求:鼓勵25-35歲年齡層的男女保持Solo,理解45──55歲年齡層的男女需要感情的康復,然而要求這兩個年齡層之間的人放棄單身而結合在一起,生兒育女。 
 
  兩個伴侶各人有各人的記事冊、生活日程,一周中哪些時間一起過,哪些時間在個人圈子裡過(每週平均三個晚上)。各有各的朋友,各有各的電影院,各有各的特殊安排。 
 
  這一個再也不是另一個的一半(法國古代男人對其妻子呢稱:我的一半)。他進入了她的生活,她也進入了他的生活,但是他或她不是唯一進入對方生活的人。大家有共享的生活,有分享的生活;有的話是可以對伴侶說的,有的話是跟朋友說的。有人稱之謂「網絡式愛情」:家庭網絡、朋友網絡、工作網絡……互不干擾。這是兩人世界中各 

人保持自主的一門新藝術。

Advertisements

About titanskc

Styling Lover.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