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Uncategorized

CHEESE(03)


誰搬走了我的乳酪?【第章】

此時,麥可開口說道:「我曾經是個害怕改變的人。有一次我們的公司發生一個重大變化時,所有人都不知道如何去應變,所以我們也就沒有採取和往常不同的應變措施,結果我們公司差點倒閉。而我這害怕改變的個性,因為一個有趣的小故事而改變,這個小故事也改變了我周遭的每一件事。」 
 
  「為什麼會這樣?」納森問道。 
 
  麥可回答說:「這故事改變了我對「變化」的看法,自此之後,我的工作和生活都有很大的改善。然後,我把這故事告訴我們公司的一些同仁,他們也把這故事告訴其他的人。不久之後,我們公司的業務就蒸蒸日上了;這都要歸功於我們已經習慣去做更好的改變。就像我一樣,很多人都認為這故事的啟示對他們的生活有很大的幫助。」 
 
  「這究竟是個怎樣的故事呢?」安琪拉問道。 
 
  麥可答道:「我把這故事稱為『誰搬走了我的乳酪?』」 
 
  所有同學都笑道:「光聽這名字,我已經開始喜歡這故事了。」 
 
  查理問道:「你可以告訴我們這故事嗎?」 
 
  「當然!」麥可答道:「我非常樂意告訴你們這個故事,這故事並不長。」然後,他開始了這故事的述說──
 

故事  The Story of Who Moved My Cheese

        很久以前,在一個遙遠的地方,住著四個小人物,他們常在迷宮裏跑來跑去,找尋供給他們營養和帶給他們快樂的乳酪。 
 
  這四個小人物中,有兩隻是名叫「好鼻鼠」和「飛腿鼠」的老鼠;其他兩位則是身體大小和老鼠差不多的小矮人,名叫「猶豫」和「哈哈」,而且這兩個小矮人的外型與行為和現今的人類差不多。 
 
  由於體型大小,實在很難看出他們四個在做什麼。但是,如果你貼近他們仔細的看,可會發現令你歎為觀止的事情呢! 
 
  每天早上,那兩隻老鼠和小矮人都會花許多時間在迷宮裏,尋找他們自己喜歡的乳酪。 
 
  這兩隻小老鼠──好鼻鼠和飛腿鼠,就像一般老鼠一樣,常運用他們齧齒動物僅有的簡單的智商和強烈的直覺,來尋找他們所喜歡的那種硬硬的、需要輕咬細嚼的乳酪。 
 
  而那兩個小矮人──猶豫和哈哈,則運用他們充滿點子的頭腦去尋找那種類特別的「非常乳酪」,他們相信這種「非常乳酪」會帶給他們快樂和成功。 
 
  儘管老鼠和小矮人找乳酪的方法不同,但有件事他們卻是一樣的;那就是每天早晨他們都會穿上運動服和慢跑鞋,離開小窩,衝進迷宮,尋找他們最喜愛的乳酪。 
 
  在那個滿是迴廊和小隔間的迷宮裏,有些地方藏有美味的乳酪。但是也有許多黑漆漆的角落和隱蔽的死巷。那迷宮著實是個容易令人迷路的地方! 
 
  不過,如果有人能夠找到正確的通路,迷宮裏所保存的秘密,將會帶給他們更美好的明天。 
 
  好鼻鼠和飛腿鼠這兩隻老鼠,總是使用簡單卻沒有效率的錯誤嘗試法來找尋乳酪。 
他們的方法就是跑進其中一條走道,如果發現走道的盡頭是空的,沒有乳酪,就再往回跑,繼續試另一條走道。 
 
  好鼻鼠能利用他敏感的鼻子聞出乳酪藏匿的大概方位,而飛腿鼠總是跑在他的前頭,衝去找乳酪。但這可是迷宮,所以可想而知,他們一定會經常迷路、走錯方向,有時甚至會撞到牆。 
 
  另外兩個小矮人,猶豫和哈哈則使用另一種方法,這策略就是運用他們思考的能力和對過去經驗的學習,可是,他們有時還是會讓感性戰勝了他們的理性,在尋找乳酪的過程中,產生許多困惑。 
 
  儘管他們所使用的方法如此的不同,最後他們終究都發現了他們所要尋找的東西─ ─有一天,他們總算找到了他們各自所喜歡的乳酪,原來那乳酪是放在C乳酪區走道的盡頭。 
 
  自此之後,每個早晨,那兩隻老鼠和小矮人在穿上他們的跑步裝備後,就毫不猶豫的直奔C乳酪區。他們很快的就建立了自己的路線。 
 
  好鼻鼠和飛腿鼠仍然每天一大清早就走床,然後依著同樣的路線跑進迷宮裏。 
 
  當這兩隻老鼠到達目的地時,他們就脫下運動鞋,把鞋子綁在一起,掛在他們的脖子上(以便當他們需要鞋子時,能夠很快的拿到);然後開始享用他們的乳酪。 
   剛開始的時候,猶豫和哈哈也會每天早上跑到C乳酪區,去享受在那兒等著他們的一些剛出爐的美味食物。 
 
  然而,不久之後,猶豫和哈哈改變了他們的常規。 
 
  猶豫和哈哈比以前晚一點起床,然後慢慢地穿上運動服,再走去C乳酪區。畢竟,他們現在已經知道乳酪放在哪兒了,也知道走到乳酪儲藏處的路線。 
 
  他們不知道乳酪從何而來,也不知道誰將它放到C乳酪區的,他們只是認定反正乳酪就是會在那裏。 
 
  每天早晨,猶豫和哈哈到達C乳酪區後,就像回到自己的家一樣。他們把運動服掛起來,把運動鞋放到一邊去,換上拖鞋。現在他們覺得很舒適,因為他們已經找到乳酪了。 
 
  「這實在太好了,這裏的乳酪足夠我們吃一輩子呢!」猶豫說著。這兩個小矮人得到無比的快樂和成就感,他們認為從此以後可以高枕無憂了。 
 
  不久,猶豫和哈哈便認為他們在C乳酪區發現的乳酪是屬於他們的。這C乳酪區的乳酪庫藏量是如此的豐富,最後他們決定把家搬到更靠近C乳酪區的地方,並且在那一帶建立了他們的社交生活。 
 
  為使這個新居更像個家,猶豫和哈哈用了許多標語來佈置他們的牆壁,甚至畫了一些看來非常可口的乳酪圖案在標語上,看了心情就愉快。其中有一片乳酪上的標語是:「有了乳酪,你就會快樂!」 
 
  有時候猶豫和哈哈會帶朋友到C乳酪區看他們那成堆的乳酪,並驕傲地指著那堆乳酪說道:「多美味可口的乳酪,是吧!」有時候他們會和朋友分享乳酪,有時候就沒有。 
 
  「我們是值得擁有這些乳酪的,我們的確努力了好一段時間才找到它的。」猶豫說道。然後,他拿起一片新鮮美味的乳酪咬了下去。 
 
  然後,就像往常一樣,猶豫享受完乳酪後就睡著了。 
 
  每天晚上,這兩個小矮人在飽餐了一頓乳酪後,就搖搖擺擺地走回家,到了早上,他們又會信心十足地走回迷宮裏的C乳酪區享用更多的乳酪。 
 
  這種情形持續了好一段時間。 
 
  過了一段時間,猶豫和哈哈的信心演變成傲慢和自大。不久,他們自大到甚至不再注意正在發生的事。 
 
  另外一邊的好鼻鼠和飛腿鼠仍是繼續他們的常規和路線。他們每天一早就跑進迷宮裏,在C乳酪區附近跑來跑去、嗅來嗅去,並在牆上抓劃,偵測看看這區域是否和他們前一晚離去時一樣。等他們確定一切都沒有異狀後,他們便會坐下來輕咬細嚼那乳酪,好好的享受一番。 
 
  一天早晨,當他們跑到C乳酪區時,竟然發現裏面的乳酪不見了。 
 
  雖然如此,這情形並沒有使好鼻鼠和飛腿鼠感到驚訝。因為他們早就注意到每天發現到的乳酪越來越小片。他們對眼前這種情況早有心理準備,並直覺地知道該怎麼做。 
 
  他們彼此對看了一下,很有默契的拿下他們套在脖子上的運動鞋,然後改套在腳上,綁緊鞋帶。 
 
  這兩隻老鼠並沒有花太多時間過度分析事情。事實上,他們也沒有太多複雜的想法可以造成他們的負擔。 
 
  對這兩隻老鼠而言,問題和答案都同樣的簡單。也就是說,既然C乳酪區的情況已經改變了,那好鼻鼠和飛腿鼠也決定要跟著改變。 
 
  他們注意地看著迷宮裏的路徑。然後好鼻鼠揚起他的鼻子,嗅了一嗅,便對飛腿鼠點了點頭示意,飛腿鼠立刻就開始拔腿在迷宮裏到處奔跑,而好鼻鼠也毫不放鬆的緊跟在他後面。 
 
  他們很快地就離開了C乳酪區,前往別區找尋新的乳酪。 
 
  稍晚些,猶豫和哈哈也來到了C乳酪區。他們過去一直都沒注意到每天發生在C乳酪區的微小變化,也因此,他們自以為是的認為乳酪當然還是在老地方。 
 
  他們對將要面對的事實,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什麼?竟然沒有乳酪!」猶豫吶喊著。「怎麼會沒有乳酪呢?怎麼可能沒乳酪呢?」猶豫繼續不停地叫喊著。他似乎覺得如果他叫得夠大聲的話,就會有人把乳酪放回來。 
 
  「誰把我的乳酪搬走了?」猶豫大發牢騷地叫喊著。 
 
  最後,他把手放在屁股上,臉色也因為緊張和憤怒而漲成紅色,然後他高聲吶喊著叫:「這是不公平的!」 
 
  哈哈也不相信地一股勁的猛搖頭。他也是自信滿滿地認為一定能在C乳酪區找到乳酪的,而今,事情卻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因為驚訝,呆呆的站在那裏,久久不能動彈。他可是對這突發狀況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的啊! 
 
  猶豫正在一旁吶喊著,但哈哈根本沒有心情去聽他叫喊的內容,他不想去處理他所面對的情況,所以他只是不去看、不去想。 
 
  這兩個小矮人的行為並不可取也不具建設性,但他們會有這種反應是可以理解的。 
 
  要找到乳酪並不容易,更重要的是這乳酪對兩位小矮人的意義,可是比每天能夠有足夠的份量食用還要大得多了。 
 
  找到乳酪是這兩位小矮人得到快樂的方法。依照他們的品味,他們有自己的看法,知道哪一種乳酪對他們而言是有意義的。 
 
  乳酪對所有人的意義都不相同。對某些人來說,乳酪代表的是物質上的享受。有些人覺得乳酪代表的是健康的身體,或者是發展一個安寧的性靈人生。 
 
  對哈哈來說,擁有乳酪,代表著安全感。他一直期待著有一天能有一個溫馨的家庭和居住在名人社區的一幢舒適的小房屋裏。 
 
  對猶豫而言,擁有乳酪就像是成為一位能夠管理很多員工的大老闆,以及在風光明媚的山頂上擁有一棟華麗的大房子。 
 
  因為乳酪對他們而言是如此的重要,所以這兩位小矮人花費了很長的一段時間,試圖去決定該怎麼做。但他們所能想到的,竟然是繼續察看沒有乳酪的C乳酪區,看看那些乳酪是不是真的不見了。 
 
  當好鼻鼠和飛腿鼠早已開始出發前往別區尋找新乳酪時,猶豫和哈哈卻還繼續在原地猶豫遲疑,踟躕不決。 
 
  他們情緒激昂地大聲叫罵這一切的不公平。然後,哈哈開始變得沮喪起來了。他非常擔心,要是這些乳酪明天還是不在這裏該怎麼辦呢?因為他對未來的許多計畫,可都是以這些乳酪為基礎而定下的呢! 
 
  這兩位小矮人就是不能接受這一切。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呢?從來就沒有人提醒他們啊。這是不對的;事情不該是這樣的。他們始終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當晚猶豫和哈哈饑腸轆轆、沮喪地走回家。但是,在他們離開C乳酪區前,哈哈在牆上寫著:「乳酪對你愈重要,你就愈想擁有它!」 
 
  隔天,猶豫和哈哈離開他們的住處,再度走向C乳酪區。他們仍然希望能在C乳酪區找到他們的乳酪。 
 
  然而,C乳酪區的情形並沒有改變;乳酪早已不在那裏了。猶豫和哈哈頓時感到手足無措。他們只是呆站在那裏,像兩尊雕像似的一動也不動,什麼辦法都沒有。 
 
  哈哈用盡力氣緊閉雙眼,並用手摀住耳朵。他只希望能自絕於外界的一切。他不想去承認過去乳酪的供應量的確是漸漸的在減少,而寧願相信那乳酪是突然被搬走的。 
 
  猶豫一再反覆地分析這情況,靠著他那裝載著大量信念、系統複雜的頭腦,他最後像明白了什麼似的請求地說:「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對我?」、「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最後,哈哈張開他的眼睛,看看四周然後說道:「請問一下,好鼻鼠和飛腿鼠在哪裏啊?你想他們會不會知道一些我們所不知道的事情呢?」 
 
  猶豫語帶譏笑的說:「他們會知道些什麼?」 
 
  猶豫繼續說道:「他們只是機能簡單的老鼠。他們只能對發生的事情做簡單的回應。而我們卻不一樣,我們可是有頭腦、機伶又聰明的小矮人啊,我們是特別的。我們一定能夠對這事情理出頭緒來。而且,我們本來就應該比那兩隻老鼠強。」 
 
  「這種事真不應該發生在我們身上,就算真要發生的話,我們應該至少也要得到一些補償。」猶豫說道。 
 
  「為什麼我們應該得到一些補償呢?」哈哈問道。 
 
  「因為我們是有資格得到的。」猶豫宣稱。 
 
  「有資格得到什麼呢?」哈哈很想知道地問著。 
 
  「我們有資格得到這些乳酪。」 
 
  「為什麼這麼說呢?」哈哈繼續追問。 
 
  「因為這問題不是我們引起的,是別人把乳酪移走的,並不是我們,所以我認為我們還是有資格得到些什麼的。」猶豫堅稱道。 
 
  哈哈不以為然並建議說:「也許我們應該做的就是停止過度分析這情況,並且開始去找一些新的乳酪。」 
 
  「喔!不要!我要對這情況追根究底。」猶豫反駁道。 
 

  當猶豫和哈哈還在爭執著該怎麼做的時候,好鼻鼠和飛腿鼠早已經上路尋找乳酪很久了。他們走入迷宮更深處,在走道四周上下察看,仔仔細細的搜尋每一個乳酪站尋找乳酪。 

Advertisements

About titanskc

Styling Lover.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